南木蛇

今天发了神经一样对着个人胡说八道。

我想着,这世上能包容我的人会有吗?

思来想去,发现可能除了家人没有一个人会容得下我的冷嘲热讽,有时候关不住脑子管不住手就会跑到自认为玩的比较好的朋友的微信下面一顿狂轰乱炸完了之后又得拼了命道歉。

对方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承受我的发神经?

这毛病也得管管了,以后再难受再憋屈也得烂在肚子里,就算是对方扣你不理ta的帽子话语也得斟酌几次别脑子一热就发出去了。

好脾气的想这人发什么神经,脾气坏点的直接删友了。

友情不是亲情没有那点血缘拴着,一点折腾都闹不起。

什么毛病。

【离人冢】【烟雨冢】

喜欢晓岚大大的离人冢很久了(ฅ>ω<*ฅ)从游戏追到漫画_(:з」∠)_祝大大的漫画人气旺*罒▽罒*

ooc有,ooc我的。
文笔渣到不行。

泷执起长戟,棕色长发用殷色丝带扎起,那双异于常人的黄金瞳孔熠熠生辉。
他恍惚忆起,在很久以前的一个晚上,那个少年白头的男人眼睛里溢满了温柔,拿起一条殷带,摩挲着他的长发,给他扎了一个利落的马尾。泷至今也忘不了吕彦那宠溺温柔的嗓音。
“泷,以天为鉴,地为媒,至今日起你便是我吕彦的妻子。 待我复仇后就与你一起浪迹天涯。”说罢,他虔诚而郑重的在他发璇上吻了吻。
这个承诺多么的诱人,只要,只要……就可以跟爱人浪迹天涯。可是泷却没有等到爱人实现这个承诺,他甚至没有等到爱人回来。
“你要用我的力量去为他复仇?”泷一惊,转身。
那个与他有着同样发色,同样灼眼的黄金瞳的男人斜倚在门框上。那双曾睥睨天下、傲视群雄的眼睛,此刻正印着他的身影。
泷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我不允许!”泷听到他的怒吼,下一秒,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后背狠狠地撞在墙上,火辣辣的疼,应该蹭出血了。
“你凭什么?”泷吼了回去。
当时明明在场,明明知道我在乎他,为什么、凭什么不去救他!
泷觉得自己真是疯了,他知道睚眦跟这件事没有关系,或许那天他只是恰好路过而已。有些情绪是憋不得的,总要发泄出来才好。
泷的胸口一起一伏,黄金瞳瞪着压在他身上的那个男人,裸露在外的胸口覆盖上恐怖的龙鳞。
“睚眦,你之前阻止不了我去找他,这次你也别想拦我。”泷推开男人,黄金瞳中蕴含着冰冷的杀意。
睚眦愣了片刻,目送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他觉得自己太不像自己了,以前有人这么挑衅他,那人坟头上的草长得早就老高了。可对于泷,睚眦发现他做不到那样狠心。
真是让人生气。
睚眦望向门外的天空,平静无波。
藏在平静下的是人类那肮脏的内心。

这个我在贴吧发过一次,现在在lof再发一次 (◉ω◉ )

———————————————————————————————————————————————————————————

我是个混血儿,不是那种国与国之间的混血,而是地球人和基因人造人结合所产生的混血儿。也许你听着很荒唐,但这是事实。

我的母亲是一位地道的地球人,是因为误会卷入一场争夺战,我的父亲救了她,然后他们相爱了。这很狗血,跟所有故事情节一样,但没办法,有时候现实就是这样的。

我父亲是一位基因人造人,狼的基因和人的基因成就了我父亲这样一个如此优秀的人,也是一位战士。

听说我母亲的身世很复杂,是一个皇族的女王陛下的转世。这个皇族在天外,也就是你们常说的宇宙。如果你问起我母亲的母亲,还有她在地球的生活,那我很遗憾,因为对于外婆那些什么三姑六婶,还有那个母亲的表哥,我只能表示我不认识他们。

我知道因为我的双亲,我的血统很优秀,我的双亲从小对我灌输着这样的概念,也有对我进行一些防身搏击。

父亲和母亲的相爱过程我并不想多说,因为我完全不感兴趣,但他们非常相爱,心意相通,这就够了。能够白头偕老的爱人并不多,我也希望他们能够一直如此。

而我所感兴趣的是宇宙中的那些科技,特别是基因人造人。

这导致了我的父亲每次看到我那目光之后就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当然是父亲在受不了我那种不怀好意的目光后告诉我的,也把那个优秀的人造人制造者告诉了我,也就是我父亲的制造者。

那啥!你……你想哪去了!我不是GAY!我只是欣赏他而已!他,他已经有心上人了,你们这班fv!!【咦?!好像暴露性别了=v=b〔此段纯属搞笑,与正文无直接关系(也没有间接关系!)〕】

————————————FIN ***